新闻资讯

Contact us
  • 地址: 南京市白下区洪武路359号福鑫国际大厦509室
  • 电话: 86-25-84563290
  • 传真: 86-25-84270111
  • 邮箱: iffect@iffect.com.cn  

产品订阅

获取新产品的邮件



归真堂活熊取胆事件

随着公众对“活熊取胆”的争议愈演愈烈,归真堂在其官方网站发“归真堂养熊基地开放日”邀请函,决定将2月22日和24日两天定为开放日,邀请社会人士参观养熊基地。

2012年2月22日一早,三辆大巴车载着来自全国百余家媒体的近200名记者,驶往位于福建惠安郊区的归真堂黑熊养殖基地。基地共有大小9个房区,其中1-7号房为取胆室,8-9号房为黑熊手术及休养室。按照归真堂方面的安排,所有记者被分为10人一组,依次经过更换防疫服、鞋底消毒等程序后进入1号取胆室,观看活熊取胆过程。在1号取胆室,过道两旁都是熊舍,每个熊舍约5平方米大小,关着两头成年黑熊,每个熊舍都连接着一个引流笼,笼子大小基本与黑熊大小相称。取胆时,工作人员打开熊舍与引流笼之间的隔板,在引流笼前的食盒内放入食物后,黑熊便“自觉”地走进引流笼趴下进食。工作人员此时先用酒精对位于黑熊腹部的瘘口进行消毒,再用一根约15厘米长的引流管挤压瘘口并与黑熊胆囊对接好,红棕色的胆汁便顺着引流管流到杯子里。取胆时间约有15秒,完成后,工作人员再次对瘘口进行消毒。此间黑熊不断进食,身体反应较为平静。据介绍,每头成年黑熊一天取胆两次,总共约140毫升。在现场并未见到此前有专家所称“抽完胆汁后,黑熊蹦蹦跳跳就出去玩了”的情况,亦未见取胆熊狂躁不已,似乎除了进食别无他求。但在工作人员对其中一头黑熊取胆时,熊舍中的另外一头黑熊却躁动不安,并不时用爪子试图推开熊舍与引流笼之间的隔板,甚至有两头黑熊为抢占进笼的先机而“大打出手”。

这虽是一次开放活动,实际上,不同价值冲突引起的矛盾已然升级。与其说“活熊取胆汁”暴露的是入药名贵动物的一次危机,还不如说是法治和伦理双重缺位下,市场经济单兵前行的必然结果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徘徊在商业与伦理之间,“活熊取胆汁”仅仅只是个引爆点,其映射出的是熊胆类药品原料获取的尴尬。

在随后的“归真堂养熊基地开放日座谈会”上,中国药科大学教授周荣汉和资深专家张世臣深谙此理。“从生态伦理学的角度来讲,胆汁原是熊的分泌物,引流胆汁的价值正体现了资源的利用,与过去‘一熊一胆’的获取方式比较,引流是将人理的观点运用到了自然资源领域。从基地的养殖人员、设备、环境以及技术指标来看,均符合国家关于动物福利伦理审查指导原则的要求,这就是动物福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当然,我国在药学伦理方面整体上还有短板,接下来应更加重视研究。”周荣汉解释说。

但尖锐对立的舆论非常鲜明。就在当天下午,亚洲动物基金也在惠安召开了媒体发布会,该基金中国区对外事务总监张小海表示:“任何活熊取胆汁的方式都不人道,应取缔。”

可现实是,目前国内以熊胆粉入药的传统中成药有11种剂型、123个品种,使用熊胆粉的企业约有183家。目前,仅国内对熊胆粉需求量最大的上海凯宝药业2012年其原料需求将达18吨。在2010年,以熊胆粉作为主要原料生产“痰热清注射液”的凯宝药业登陆创业板时,也遭到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指责。

一边是“熊道”,一边是“人道”,动物伦理和公众用药这看似矛盾的两种价值体现,在利益的放大镜聚焦下,为熊胆类药品原料供应蒙上浓浓的阴影。“若胆汁原料断层,依赖国外的人工合成熊胆制品,其价格为国内熊胆粉类制品的2~3倍。我们的黑熊养殖基地建设标准是很高的,经过专业的精心饲养,其黑熊年龄可达到40岁左右。目前养殖场有黑熊600多头,募资也是用于‘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、年存栏黑熊1200头;年繁殖黑熊200头’两大项目,在目前没有可代替品的情况下,活熊取胆汁是市场的需要,目的也是为熊胆类产品生产保证原料。”归真堂药业董事张志军谈及此显得很有底气。

活熊取胆汁”的争议已不再局限于归真堂本身,由此引发的对熊胆类原料产业链的争执也在逐渐扩大。那么,熊胆到底是否可替代?

此前,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曾表示,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替代品出现,更不能简单地根据功能主治用草药代替。”北京同仁堂也有专家表示,熊胆没有替代品。但姜琦介绍说,人工熊胆于1983年经卫生部批准立项,相继由沈阳药科大学、辽宁省医药工业研究院等单位共同承担。科研人员经过几十次配方选择,最终使人工熊胆的化学组成、理化性质、稳定性等均与优质天然熊胆一致,主要有效成分相同、含量接近,而且质量稳定。经过艰辛研究,人工熊胆由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、上海曙光医院等完成了二期临床试验,结果显示:在治疗急性扁桃体炎、肝火亢盛型高血压上,人工熊胆与天然熊胆的疗效无显著性差异,可以1:1等量替代。姜琦还说,到2007年,人工熊胆完成了研制、试验、批产权等全部工作,一直在等待国家批准,“如果我们有问题,你可以下正式文件,我们可以修改,可以补充。但无论如何,不能长期这么压着。”

此外,公开资料表明,香港大学中医药学院近年的研究表明,黄柏、黄连和黄芩三种中药抑制肝癌细胞增生和扩散的功效,都比熊胆理想。

另外,广州一家三甲医院的主任中医师丁教授表示,活熊取胆肯定有创伤,创口长期不愈合就容易发炎,而为避免发炎,多半会给熊使用抗生素,那么取胆制药的药效就因此会打折扣。亚洲动物基金会公关教育部负责人则表示,曾多次在养熊场的黑熊胆汁中发现抗生素残留。

此前,亚洲动物基金中国区对外事务总监张小海曾说,熊的取胆伤口常年不愈,且插入导管取胆时很难彻底消毒,所以熊的取胆口常常发炎溃疡,肝胆病变也十分常见,导致胆囊感染、肝脏感染甚至癌症,“可能会给消费者带来健康威胁。”

对于这场越演越烈的拉锯战,有专家建议,可否探索找到更合理的取胆途径或合适的替代品,或是用更加先进的药物来治疗相应的病症。“通过法律手段严打珍稀药用资源的滥用。同时,企业也要承诺逐步采用人工熊胆替代产品,从技术上寻求最佳的替代产品,实现企业转型,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而这些从技术上讲也具有可行性。”